《一出好戏》:人类社会的终极异化结局

黄渤和张艺兴所代表的宗教来了,在张总寻找到邮轮后颠倒的镜头我想应该是预示着另一种新的社会的诞生,剩余的王宝强团队被迫成为于和伟模式的生产者,这些都不是《一出好戏》关心的问题

图片 6

王宝强所扮演的小王代表了野蛮和暴力,于和伟代表了理智和经济。最开始是王宝强占了上风,毕竟暴力是有很强的威慑力的。但渐渐的,胜利的天平就朝着于和伟的理智倾斜过来了。不过理智也有着自己的局限性,最起码,他没有很强的自保能力,所以在暴力入侵的时候被摧毁了。(这跟古希腊的民主城邦却挡不住古罗马的长矛何其相似)人们扭打在了一起,失去了希望。这时候,黄渤和张艺兴所代表的宗教来了。(公元325年尼西亚会议,也就是在那次会议中,规定了耶稣基督的生日是每年12月25日)那一束光就是黑暗中的希望,它具有很强的精神指引作用,即便处境很艰难,但它给人们带来了微笑和勇气。但这同时也给黄渤和张艺兴带来了他们从没有品尝过的权力的味道。一开始,他们两个人都被权力侵蚀着。当他们俩和王宝强看到了代表科学的邮轮时,他们选择了站在宗教这一边。之所以说邮轮代表科学是因为它每十二天(非常规律)会经过一次那个岛,但人们就选择无视,明明是轮船的汽笛声他们却装作不知道。这就像那些科学定理一样,它们一直就在我们身边只是我们在历史上一直选择无视。王宝强这时候不再代表暴力和野蛮了,他代表了文艺复兴的黎明前的黑暗,宗教再也不单单是人们精神上的寄托,它成了阻力,就像它把布鲁诺烧死在罗马的鲜花广场上一样。我觉得此时的王宝强所代表的有种伽利略的身份,就像伽利略晚年不得不象宗教低头一样,王宝强面对那些暴民,也不得不违心的说自己没有见过邮轮。而最后黄渤和张艺兴的决裂就像新教与天主教的决裂一样。虽然这场决裂没有像三十年战争那样血腥和暴力,但多少有那么一丝味道。最终黄渤所在的新教用一场大火(文艺复兴)拯救了所有人。

这时候第二个颠倒镜头出来了,现实社会被王发现,却因为宗教的洗脑而被说成是异端。从此这个世界又反了过来——

区别在于,他本来只想和黄渤一起回,而最终黄渤背叛了自己的私心,选择公开真相,所以只能说还是善良的黄渤将这一出好戏唱出了大欢喜的结局。于和伟写给张艺兴的契约,也在滔滔大火中化为灰烬。异化的张艺兴,回到公司之后将会如何呢?从荒岛回到现实中的诸位难兄难弟,是不是一样还得戴上职场人的面具,继续在秩序中讨生活?从荒岛到都市,无非是从一种异化到另外一种异化,不够充分的秩序回到更为均衡和充分的秩序,从相对容易的逆袭到阶层升迁极其困难的现代社会。人类社会的终极异化结局,无非就是在资本、权力和金钱、科技的游戏中,每个人找到一个动态的位置。安心或者不安心,做一个螺丝钉,或者可以思考的芦苇,或者一个好人。

12、黄渤在采访中说,张艺兴的角色代表他内心的阴暗面。是的,他说的很真实。游轮出现后,怎么办?是告别到手的至高无上的权力,真的带领大家去现实世界?还是继续维持一面无形的墙,隐瞒欺骗所有人,以所有人的人生为代价享受权力?

一部电影,在我看来融合了:野蛮,理智,宗教,科学四块基石。这四块石头既是人类文明史走过的历程,又是现代国家所不可缺少的。

本片的结束或许是因为电影市场的需要,又或许是因为某些特殊的原因,给了一个完满的结局,这一点完全在意料之中,也许是因为野心太大的缘故,想装的东西太多又装不下结果出现了溢出的效果,所以片子离上乘之作还是缺乏少了某些东西。但是黄渤作为导演的第一部作品我觉得还是不错的。希望黄导能出更多好作品。

图片 1

文/曹均璇

今天看了黄渤自导自演的电影《一出好戏》,突然有感而发…(有剧透)

黄渤导演的《一出好戏》则是在几个屌丝喝完茶实在觉得无聊的情况下应朋友之邀才去的电影院。

图片 2

9、《一出好戏》的现在世界,与封闭隔绝的岛上相对,你可以把现实世界理解为文明、富裕、情感、幸福……

在这里要提一提张艺兴的演技,我本来对这些小鲜肉的存在都是嗤之以鼻的,但本片中张艺兴还是很好的演绎的一个在利益面前转变心性的一个存在。至少本人觉得可圈可点。

黄渤与张艺兴饰演的一对堂兄弟,本来只是公司的基层人员,在海上团建之时,遭遇水文和天象的双重一场,全团成员被抛掷到荒岛,于是老板于和伟、导游王宝强、美女同事舒淇、史教授、秘书露西等人,也一同沦为劫后余生者。他们纷纷从阶层明确的社会人,失去了文明社会的身份,成为荒岛余生的普通人。从此,《一出好戏》作为中国式反乌托邦电影,必然在观众脑海里与《鲁滨孙漂流记》《蝇王》《三体》《迷失》等前作构成联想的涟漪,形成轻重不一的对话。

8、《一出好戏》里最有美好生活感觉是大家在灯光下跳舞那一段,无论是镜头和配乐,都充满了新生的喜悦:黄渤刚刚发表了激动人心的演讲,大家不要打来打去,不要盯着眼前的生活苟且,我们要团结在黄渤的周围回到现实世界去。黄渤扛起了一面大旗,成为领袖。

影片中黄渤和张艺兴因为运气而得到了大量的鱼,想必就是小人物的咸鱼翻身把,而且片子让两个屌丝翻身不就是靠这些鱼被风干后的咸鱼吗?这两个人因为老天的眷顾而翻身的人从此似乎像得了神谕一样以另一种方式站在了这个社会的顶端,也因为有了这个时候的黄渤和张艺兴这个社会慢慢开始有了幻想和盼头,社会慢慢趋于和谐。这不正是《人类简史》中所提到的智人为什么会最终发展到现在的原因——就是因为人类可以幻想一些不存在的事物作为自己的动力。而这个小岛社会最大的幻想就是那个“消失的现实世界还是可能存在的”。

于和伟在发现了倾覆的大船藏有现代文明的生存物资之后,以两副扑克牌建立起初步的货币交换体系,相当于进入了中古时代,中原文明与周边野蛮文明的茶马交易。在相对稳定的时间,史教授(屎一般的教授?)提出了共产共妻的长期方案,只有荒岛上的女性尽可能的将基因传下去,人类种族延续才有希望,否则四代之后荒岛就剩下最后一个家庭。这个方案,其实有相当的科学道理,亚瑟·克拉克在他鸿篇巨制的科幻小说《拉玛》系列中,太空漫游的极少数人类为了延续文明,甚至都采取父女结婚的积极被动方案。不过,在电影里遭到了黄渤的反对,他以爱情的名义嘲讽了教授,因为他还有对舒淇的爱情,美好生活的想象意味着排他。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国学曹均璇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从此小岛上的人们开始慢慢陷入了宗教式的狂欢,而且这个时候出现的病号服和黄渤的发型不就是典型的“宗教狂热”吗?而有了这层“宗教”后人们的胆子也开始变大了,这时候竟然敢寻这声音去窥探究竟,但真相往往对“宗教”往往是残酷的,反过来“宗教”对真相也极具残酷之能事。

作为人民艺术家的黄渤,其导演的《一出好戏》,果然与“人民”密切相关。《一出好戏》,其实又是《一出好梦》,黄渤以设计巧妙的渐变形势,简便的将人类文明史粗略的上演了一遍,作为温软版的思想实验,对于当前中国观众还是可以起到有效的心理按摩。原始人一再走出非洲,终于在数千年前从石器时代突破进化到文字文明时代,进化本身就是异化过程,阶层固化、分化、逆袭成为文明史主题,生存作为第一本能,以食物、土地、秩序、政治、战争、宗教、金融、艺术等诸多彼此交缠的方式呈现出来。秩序和技术在相当程度上对于内部成员加大异化的趋势,荒岛上的生存图景与都市社会里的职场途径,即便有表征上的不同,然而实质上依然指向永恒的套路,个体的自由很难不影响他人的自由。但是,黄渤还是很善良的,他有爱情和良心,最终《一出好戏》给出了全员回归的大团圆结局。

1、在黄渤的这座岛上,生存从来不是问题,财富与权力才是。

接下来便是画风一转,于和伟饰演的张总和黄渤因为看不惯小王的小人得志与专制,愤然离开了这个社会。两个在现实生活中拥有众多财富的人走上了合作之路,毕竟只有离开这个空间回到现实世界才能重新获得曾经的财富,而至于张总一同出走的跟班则是因为在现实世界中这些人依附于张总并有着部分的管理权,而反过来看最早对张总毕恭毕敬的王迅则是因为在现实社会中并没有得到张总的重用,在其公司中只是出于一个不尴不尬的境地,所以王迅选择留在王的身边其实是在寻找一种新的机遇。

剩余的王宝强团队被迫成为于和伟模式的生产者,然而于和伟的“放水”(加大货币的供应量)最终也导致了体系的紊乱。最终王宝强和他的越来越少的支持者,选择了抢劫,这是我们熟悉的历史故事。茶马交易的效率和互信毕竟是难以维持的,荒岛上人民显然还处于“坐不稳奴隶状态”和“吃不饱饭”的贫瘠。毕竟,黄渤和张艺兴是主角,他们有着一定程度的光环,迅速使得荒岛向宗教和科学两个新时代突变。

7、能不能回到现实世界是头等大事,尤其是对于中了六千万巨奖的黄渤。黄渤与于和伟的彻底决裂正是因为于和伟在这一点上欺骗他。但于和伟只是小骗,黄渤和张艺兴才是大骗。

evie �zI/�� �e “К�!

在经过最初几天的无政府状态之后,大家推举退伍军人出身的王宝强担任“头目”,毕竟他有一定的野外生存经验。王宝强作为“有力者”,可以带领大家解决基本的食物问题,他的领导模式也是简单、粗暴、直接,可以比附的是商纣王、秦武王和西楚霸王,以蛮力宰割天下(即便是一个荒岛)。在此阶段的求生,相当于采集、渔猎为主的远古部落时代,完全无法满足众人生存及发展的长远打算。王宝强野蛮对待心怀不满的“异端”,激起于和伟的分裂。王宝强的“统治模式”本身并不自洽,他是在部落时代采取了奴隶制,必然走向失败,进化-异化都无从谈起。

2、无人之境,最重要的淡水、火、食物、疾病、衣物,如果是求生记或人类简史,这些都应该倾力表现。但在《一出好戏》这部电影里,钻木取火是被用来调侃的。而且,这么大的灾难和饥寒交迫、担心害怕,竟然没有一个人受伤、生病、死亡。如果讲绝境生存,生存的第一要件是身体素质,只有身体好的人才能活下来。这些都不是《一出好戏》关心的问题。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清猫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黄渤在彩票兑换日期彻底过去之后,反而获得了从天而降的鱼雨,这本身就好像启示录一般的梦幻。黄渤如耶稣一样的造型,开启了属于他的王国,当然需要宅男张艺兴的科学帮助,并且也收获了暗恋对象舒淇的表白。假如故事到此为止,那就是躁动不安的中世纪与工业革命时代的杂交,黄渤享受着“神迹”的光荣,带领吃饱了饭的人民狂魔乱舞。“人民”唯有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事实上黄渤和张艺兴无法解释、试图遮蔽的“真相”太多。尤其是他们通过威胁和忽悠,将于和伟和王宝强先后“制服”以后,“小康”的荒岛进入了充满秩序、幸福的稳定社会,当然张艺兴依然保有着回到城市生活中去的切实际的想法,事实上他也办到了。

14、电影总要给人留一点希望,所以黄渤因为对舒淇的真情让他良心发现了。他一边大喊都是假的,一边告诉大家真相。这让我想起《窃听风暴》,这部电影讲了一个东德秘密警察良心发现的故事。而事实真相是,在东德统治的四十多年里,没有任何一个东德秘密警察良心发现。

不过现实总是不断在残酷与机遇中转换,张总竟然找到了半条残存的邮轮,更有意思的是这条邮轮还是颠倒的,所以导演在安排找到邮轮后安排了一个颠倒的镜头,更有意思的是颠倒的镜头在本片中出现了两次(后一次颠倒等会再说)。在张总寻找到邮轮后颠倒的镜头我想应该是预示着另一种新的社会的诞生,张总靠着运起寻找到了邮轮,又靠着在现实社会中玩转资本的手段,在岛上东山再起又一次进行了对这个小社会的资本积累,重新回到了站到了社会的顶峰,然而这时靠着被王洗脑和暴力压制的另一波人虽然生活上过得依然艰苦但并未完全回到张总的身边,但又迫于现实的温饱问题又不得不依靠张总。

图片 3

10、但是黄渤真的是要带领大家回到现实世界吗?当然不是。他是在90天兑奖期到了,绝望了,放弃了,他要在岛上生存、奋斗。他奋斗的目标是要获得最高权力。对于权力来说,财富不重要,所以代表财富的鱼,从天下直接掉给他。他毫不犹豫的用这些鱼来收买人心。然后再挑动王宝强与于和伟的战争,他坐收渔利。最后黄渤以正义的大旗打倒于和伟,收伏王宝强,一跃而成为领袖。电影中一大段蒙太奇表现的领袖的生活多幸福、多甜蜜。

本人有个屌丝式的坏习惯,但凡国产小成本片基本不去电影院,在电脑前静等一段时间去看免费的高清版本,在这里除了金钱成本外我觉得还是时间成本的关系,毕竟坐在电脑前看一部电影如果觉得好看我会目不转睛不上憋着尿地看完,若非不好看要么直接关闭窗口要么采用鼠标点击的方式快速前进式的看完。

图片 4

14、黄渤讲了真话,却没人相信,因为民众被之前的谎言洗脑了。但很明显,这时统治有了崩塌的危险。张艺兴的选择是,赶紧弄一大笔钱,把所有人扔下,自己跑到现实世界继续享受去……

也就在这时黄渤饰演的马进与张总的矛盾便开始产生了,毕竟黄渤在现实社会中的财富并不可靠且是有时间限制的,而张总在看不到任何可以安全离开这里的情况下是不可能贸然离去的,而后来张总对黄渤和张艺兴的暴力打压,似乎也预示着当权者对底层老百姓的打压,而后黄渤他们的绝望和老实其实就是自身无话语权的沉默。

图片 5

6、于和伟的问题是:a、分化和拉拢做的不够彻底,b、忍不住剥削的冲动,于是树敌了,而且很多。c、统治基础过于利益化。

影片开头还是承袭了黄渤一贯的屌丝小人物风格,突兀的魔幻风格和生硬的笑料令影片的开头毫无新鲜感,本以为又是一部浪费时间的电影,不过影片到了荒岛之后情节的继续发展特别是在荒岛上产生新的阶级开始倒是激起了我看完此片的欲望,片中以王宝强饰演的(小王)为突破口,一个刚开始为大家服务的导游慢慢演变成新的统治者,倒是有了翻身农民把歌唱的感觉,而后出现的各种比如“劳动改造”的词汇,惊奇的发现黄渤当了导演后胆儿倒是变肥了,连(1984和动物农庄)都出来了。不过我最终期望的那种残酷感并未在后来所表现出来。

11、在黄渤和张艺兴享受领袖的美好生活时,游轮出现了。他们的表现再次证明黄渤在倒扣船上演讲都是假的。回到现实世界的机会出现了,他们压根不想回去。为此,他俩不惜把王宝强变成了疯子。

13、舒淇对黄渤的表白很反讽。在黄渤向上爬的过程中让她看到了男人的责任和担当。这个责任和担当恰恰是建立在谎言的基础上的。

4、王宝强演的王因为有野外生存能力当上了王,他能解决最初的生存问题。但是电影演的并不是他怎样带领大家劳作,而是他当上了王以后迅速变得霸道、冷酷、残忍、独裁。这和开车的那个憨厚的小王反差很大。身边坐着美女的王有没有让你想到那句话:“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

蜥蜴眼中的人类好戏

5、有人说,于和伟演的张总阴险。但是相对于王宝强的统治来说,于和伟的确是一个很大的进步,他开始建立商业社会,交换、甚至货币。突然出现倒扣的大船,突然间贫富分化。

3、初期的摘果子、抓鱼等情节是为了推动第一个领袖王宝强的登场。注意,第一个领袖是选举出来的。

15、有个隐喻必须得说一下。极权统治出现时,所有人都穿上了病号服,无论是统治者,还是被统治者。

图片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