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游戏】《荒野猎人》导演“连庄”奥斯卡 从大自然中寻求灵感 – 中娱网

特写镜头中白描了莱昂纳多子的挣扎和愤怒,  仰拍镜头中,《荒野猎人》导演亚利桑德罗冈萨雷斯伊纳里多则更关注个人意志与广袤自然的对决,故事讲述19世纪猎人格拉斯和队友一起到西部捕猎,在《荒野猎人》中莱昂纳多所饰演的格拉斯无疑是独特的,他的每一个肢体动作和面部表情都在传达着比声音更有魅力的信息,导演亚利桑德罗冈萨雷斯伊纳里多凭借《荒野猎人》斩获了最佳导演奖,奥斯卡历史上第三位连庄这一奖项的导演

  随着奥斯卡奖项的出炉,《荒野猎人》第一时间引进了内地,定档3月18日,让中国内地的影迷们激动不已。影片中那种充满原始气息的氛围令人心驰神往,除了摄影师卢贝茨基之外,剪辑师史蒂芬梅洛尼后期配合也功不可没。

  一举摘得奥斯卡最佳男主角、最佳导演、最佳摄影三项大奖的《荒野猎人》,堪称今年最热门的新西部类型片。影片有种回归传统好莱坞时代的情怀,无论从西部类型的叙事或是生冷的纪实风格,都无限接近西部片的内核文明战胜蛮荒。据悉,这部史诗巨制《荒野猎人》将于明日公映。

  3月20日,新科影帝莱昂纳多将携电影《荒野猎人》首度来京,在刚刚过去的第88届奥斯卡颁奖典礼上,莱昂纳多凭借该片摘得奥斯卡最佳男主角,此番第一时间引进了内地,对于广大中国影迷来说,这无疑是喜上加喜。

  在今年第88届奥斯卡颁奖典礼上,导演亚利桑德罗冈萨雷斯伊纳里多凭借《荒野猎人》斩获了最佳导演奖。这也意味着他成为约翰福特、约瑟夫L曼凯维奇之后,奥斯卡历史上第三位连庄这一奖项的导演。据悉,影片将于3月18日正式上映。主演莱昂纳多也将来华参与电影宣传。

《荒野猎人》剧照1

  《荒野猎人》根据迈克尔彭克同名长篇小说改编,故事讲述19世纪猎人格拉斯和队友一起到西部捕猎,路上遭遇灰熊袭击身受重伤,为了不拖累队伍,队友们把他抛弃在荒野,被队友杀害了格拉斯的儿子,把他活埋离开。自此,格拉斯的冰川漂流的故事开始。

《荒野猎人》莱昂纳多剧照1

《荒野猎人》剧照

  

  与以往西部片更倾向于政治正确不同,《荒野猎人》导演亚利桑德罗冈萨雷斯伊纳里多则更关注个人意志与广袤自然的对决。在一则采访中,导演坦言,此前西部片偏爱塑造个人英雄主义,而纪实色彩浓厚的《荒野猎人》似乎在歌颂独特的人类意志胜利,它有着尼采般的酒神精神,与自然神力疯狂地较量。

  近日,片方还特别发布加长版预告。不同于以往角色,在《荒野猎人》中莱昂纳多所饰演的格拉斯无疑是独特的,整部影片几乎是他一个人的独角戏,一个人在荒野觅食、取暖、躲避敌人,河流、狂风、大雪这些莫大的困境中,都成了莱昂纳多独舞的的舞台。莱昂纳多接演这个角色,可谓勇气可嘉。更重要的是,他用完美的肢体语言出色的完成了落幕。

  

  除了摄影师卢贝茨基之外,伊纳里图还有一个金牌搭档剪辑师史蒂芬梅洛尼,影片剪辑对全片做了减法,只用两种镜头风格突出二元对立:当自然力量大于个人的时刻,即主角遭遇残酷自然的时刻,全部采用远景,人在荒野面前的渺小与无力被展露无遗。剪辑师史蒂芬梅洛尼凭借该片获得本届奥斯卡最佳剪辑提名。

  事实上,回到人类世界,和弃置荒野又有何分别?格拉斯经历了抛弃、杀戮,与人斗、与天斗再与人为敌,都是出于人类的本性,尽管主角如此命途多舛,但仍然放不下斗争,这里导演的讽刺意味可见一斑,无论如何,人类故事就是一小段杀戮史的演进与变种,在浩荡的地球40亿生命中,他们很渺小,但从一开始就永不止息。

  

  《荒野猎人》一直被冠以现代历史上拍摄难度最大的影片之名,参与过这部电影的主创们都表示过这部电影的拍摄是多么艰难,从严酷的自然环境,到电影技术方面的苛刻条件,都在挑战着电影制作的极限。而导演伊纳里多却非要挑战这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从一些毛皮猎人的日记中重现了那段未被文字记载的历史,犹如一个工匠精确地打磨一件艺术品。

  仰拍镜头中,自然的压迫感把人类压缩到最低,在物竞天择的自然生存法则下,曾经自以为站在生存链条最顶端的人类基本被自然踩在脚下,他们,曾经发明了商业,发明了火种,发明了文明,建设了城市,用人类特有的悲悯之心拯救了世界,建立了至高无上的秩序….但是,在这里,一个大远景立刻把之前的傲气一扫而空,徒留那种只能坐以待毙的挣扎无望,与无数个黎明和黄昏交错的漫长时间中,仰望天空。

  因此,如导演本人所希望的那样,本片拥有着和《都灵之马》一样的广阔空间和恶劣气候,有着《阿基尔上帝的愤怒》一样的自然神力之不可抗性,更有着《陆上行舟》一样的抗争和无力。据悉,3月20日,莱昂纳多将来京参加电影宣传,届时还将在现场与多个城市影迷进行连线互动。

  在这个语言魅力的时代,沉默无疑是一把抹杀演员的利器,而莱昂纳多却站在了双刃之间,把一个人的哑剧搬到了大自然之中。将近一个小时的个人无语言表演还能让观众看的那么热血膨胀也只有莱昂纳多了。他的每一个肢体动作和面部表情都在传达着比声音更有魅力的信息。对比莱昂纳多此前演过的弗兰克(《革命之路》)、盖茨比(《了不起的盖茨比》)、贝尔福特(《华尔街之狼》)等角色,他必须收敛起以往喋喋不休的台词或用力过猛的咆哮,真正用身体向观众传达情感。

  导演伊纳里多在叙事中运用大量没有人物的空镜头,自然光和环境真实的天气变化为电影平添传奇的色彩,场景或是纯净或是辽阔,看似毫无意义的画面却始终让故事渲染在壮阔的情绪和氛围中。当格拉斯找到爱子尸体之后的悲痛欲绝,穿插着浓雾从落基山脉上缥缈而下的镜头,一种沉痛的哀悼,让在场观众切身体会到莱昂纳多的切肤之痛与求生意志。

  与之相因的近景和特写镜头,则呈现出另外一种力量的野心勃勃。特写镜头中白描了莱昂纳多子的挣扎和愤怒,自然景观置于景深处,略带仰视的拍摄似乎宣誓着人类意志的胜利,在空旷的大远景中穿插着另一种极端的特写,是以平视镜头夺回属于人类的尊严的片刻。

  对于表演一事,我们暂且不论天赋一说,演员对角色的奉献精神是更直观的。增肥40斤、蓄须留发、扮老扮丑,只为更好的诠释角色所在的状态。对于一个饰演被熊攻击导致肢体受限的演员来说堪称最大挑战,表演的空间只有面部表情,众多的特写甚至大特写将面部细微的动作最大化,稍不留心就会有动作不明显或用力过猛的危险。然而,莱昂纳多做到了恰如其分。

  为此,整个剧组不得不去适应环境,与大自然互动,这应该是导演做过的最接近纪录片的电影了。在导演看来,把大自然当做有生命的个体,而不只是一件货物。当你突然意识到,你和一株植物,一条鱼,一棵树一样时,都是有生命的个体,那么生存于世的体验便被赋予了更强大的意义。这就是我从这个人身上学到的东西,我真的很为之感动。

  《荒野猎人》缘何成为迪卡普里奥的封帝之作?答案已经非常明朗了。全片接近三分之二的时间,都在全程跟拍莱昂纳多子的荒野求生过程,事无巨细地将镜头对准格拉斯(莱昂纳多子)的一切行动细节特写他带着沉重的喘息和愤怒的眼神,和攀爬岩壁而血迹斑斑的双手,点燃篝火前不下十次的无谓失败….甚至跟拍到他滚下山坡爬到溪边灌水的全部动作,他被冰冷的河水刺痛,又很快掏出水壶,拧开瓶盖去迎接湍急的溪流。这样碎片化的细节描写,正是成就莱昂纳多影帝的精彩瞬间。

  面对队友的背叛、儿子被杀,他又表现出了与刚刚的羸弱,完全相反的奋力抗争。眼皮的半抬、眼神的注目、眼睛的一眨、眼珠中无助的情愫直击观众的心灵。他使劲伸长脖子抬着头,眼睛紧紧地盯着垂死边缘被拖走的儿子,牙关紧紧咬着,发出沙哑嘶吼的声音,甚至因为用力而口吐白沫,鼻孔怒张。这二者的对比,便形成了此段表演的节奏。同时,格拉斯内心的表达,又借助摄影的力量进一步升华,与当时所处的环境互相映照:镜头掠过格拉斯的面部特写,缓缓地生起,对着其头顶在风中摇摆的树冠,人物的嘶吼声减弱,树枝中的风声以及吱吱扭扭的树干声响起。自此,人物的内心与自然的风声融为一体。

  所以,在《荒野猎人》中,本来是一个以复仇为主线的线性故事,导演却将之转换成一个关于人与大自然关系的存在主义诗歌。格拉斯的复仇是由愤怒所驱动的痛苦之路,一旦完成复仇,生命的意义就崩塌了。

《荒野猎人》剧照2

《荒野猎人》莱昂纳多剧照2

《荒野猎人》拍摄现场导演伊纳里多与莱昂纳多

  

  

  

  从叙事上,影片整体架构分为三段式,前面三分之一的段落,把故事的起因发展和高潮都详尽叙述完,如果没有后面部分,这前面三分之一的故事依然完整。这便是一个少年派的故事:猎人格拉斯和队友一起到西部捕猎,路上遭遇灰熊袭击身受重伤,为了不拖累队伍,队友们把他抛弃在荒野,留下两个人照看,出于自保不想在极寒之地困死,两位队友杀害了格拉斯的儿子,把他活埋离开。自此,格拉斯的奇幻漂流的故事完结。

  整部影片阐述着极简情节而又不简单的情绪,透过直接的人物关系深化故事的主线,把人物繁杂的内心用大自然的纯粹来体现。关于亲情以及对亲情的守护,紧紧抓住这两重人物关系,让格拉斯这个角色尽量走向丰富与深入。

  《荒野猎人》大部分场景都是在加拿大的冰天雪地里完成拍摄,为了追求真实感,导演在拍摄之初并没有像之前的创作一样绘制故事板,而是直接通过预演来保证影片中复杂场面的连贯拍摄。之前的演员和布景都是可控的,但这次的舞台是大自然。这就像在大自然这个巨大的舞台上演出一场规模宏大的戏剧。

  这里看到了人性最阴暗的一面,一群远离文明世界的队伍,自然成为一个社会团体,这里的凶残与动物并无二致,这段旅程中人人自危,为了个人利益互相残杀,而相比于传统西部片,与正义的牛仔为西部小镇带来了秩序和文明不同,前现代主义时期的文明尚未开启,反而多了份残酷的真实,这是来自历史的震惊,被传统西部片忽略的阴暗一隅。其实,导演也曾说,本片并未受到西部片的影响。

  以剧情中格拉斯被遗弃后从土坑里爬出来一场为例,他伸出了一只手,活动了手指,进而用力抬头,花大力气向右翻身,继而向前爬出第一步。所有这些动作,皆伴随着忽若忽强的喘息声,借由动作的节奏表达内心的急迫。在爬向儿子的过程中,他先是顾虑重伤的身体而艰难地一步一步地爬行,见到儿子的血后又加快速度爬,等到快要到儿子跟前时却突然停顿一下,继而才向儿子的尸体处爬去。这样的从慢到快,从快到休止,再到缓,再次表达出了格拉斯内心的波澜。

  由于影片中的台词很少,大部分都是靠镜头调度与演员表演来支撑起整个故事。所以,在表现这样一部宏大的作品时,导演一方面会近距离展现人物的呼吸和流汗的细腻真实感,另一方面也会转换到视野宽广式的广角镜头下,将观众带入角色的灵魂。每场戏都像是在演一出舞台剧,一遍一遍地彩排。

  西部片更倾向于政治正确,大导演约翰福特更热衷于将美利坚文明带进西部蛮荒的角落,凭借伟大的社会意志战胜荒漠的无序状态,而亚利桑德罗冈萨雷斯伊纳里多则更关注个人意志与广袤自然的对决。

  当头靠在儿子的胸前,格拉斯的呼吸再次喘了起来,眼睛也轻轻地闭上,既是生理上的筋疲力尽,也是儿子死后自己心理上的绝望,这时镜头切到格拉斯头顶乌云浓密的天空,云层层叠叠,遮挡着阳光,一如他此刻绝望的内心,再次借助摄影与剪辑得到内化。

  电影中第一场猎人遭袭的戏份,是导演花了数周的演练才得以实现的。导演研究出拍摄路线,然后冒着大风雪开始了排练和测试。演员们排练第一天就得穿着橡胶防水靴,在齐膝深的冰冷河水里跋涉,雪还一直下。这个场景有大概两百个演员扮演印第安人和毛皮猎人,几十匹马,以及大批的弓箭,步枪等。这些场景调度都是在精确的排练与打磨之下完成的结果,所以当观众们看到影片中的那场精彩刺激的偷袭桥段,都会有种身临其境的感觉。

  在一则采访中,导演坦言,此前西部片偏爱塑造个人英雄主义,而纪实色彩浓厚的《荒野猎人》似乎在歌颂独特的人类意志胜利,它有着尼采般的酒神精神,与自然神力疯狂地较量。因此,如导演本人所希望的那样,本片拥有着和《都灵之马》一样的广阔空间和恶劣气候,有着《阿基尔上帝的愤怒》一样的自然神力之不可抗性,更有着《陆上行舟》一样的抗争和无力。

《荒野猎人》莱昂纳多剧照3

  尽管电影在后期有一些特效镜头的辅助,但导演伊纳里多还是尽可能的还原大自然的真实力量。电影中有一个单镜头主客观无缝衔接视角的场景,发生在格拉斯发现约翰费兹杰拉德(汤姆哈迪饰)杀了队长的那场戏。格拉斯发现了队长的尸体,在寂静的大雪中悲伤,暴怒涌现于内心,如同身后山上随即而来的雪崩一般这段戏并没有用任何特效。这得益于剧组成功地用直升机在莱昂纳多悲伤的那一刻准确地人工制造了一场雪崩。对于如此精细复杂的工作,基本上就决定了这是一次只许成功,不许失败的拍摄经历,而导演也不负众望,在保证莱昂纳多在镜头焦点之内的同时,也让后边山上雪崩的背景清晰无比。

  《荒野猎人》将于明日正式登陆中国院线。此次,特别推出的IMAX版本将让中国观众身临其境地见证《荒野猎人》的壮丽世界,更加近距离的观赏这部奥斯卡顶级制作的视听大片。届时,莱昂纳多也将来京参加电影宣传。

  

  《荒野猎人》中的每一个镜头都是经过导演精心设计的,就像工匠打磨艺术品一样精确细腻,使得每一帧呈现出来的画面都展现出极寒之地波澜壮阔、浩翰飘渺的奇观景象。3月18日,《荒野猎人》正式上映,特别推出的IMAX版本将为中国观众将为带来震撼心灵的视听盛宴。

《荒野猎人》剧照3《荒野猎人》最终版横款海报

  莱昂纳多赢得了世界范围内观众的掌声,无疑是对他表演最大的认可,达到了几近疯狂表演境界并不是每个演员都能做到的,吃土吃沙、生吃鱼肉、生吃牛肝。正是这种不疯魔不成活的专业精神,赢得了观众与奥斯卡评审专家的肃然起敬。此刻,莱昂纳多已经与格拉斯融为一体,成为坚韧精神的代言人。他不再仅仅属于格拉斯,而是穿过角色,成了莱昂纳多的一次精神表达。

《荒野猎人》拍摄现场导演伊纳里多与汤姆哈迪《荒野猎人》最终版横款海报奥斯卡颁奖现场导演伊纳里多致获奖辞

  高级的演员,塑造角色不但为完成既定情节与性格,也为传递思想。斯特拉阿德勒在其《表演的艺术》中曾说:演员不只是一名表演者,不只是某个商业实体,他更是诗意和真理的持有者,是精神的贵族,可以扮演救赎的角色。这一次,莱昂纳多做到了,他成了这项名为奥斯卡的长跑比赛中的奥运冠军,也成了永不放弃的绝佳代言。据悉,影片将于3月18日正式登陆国内影院。

《荒野猎人》莱昂纳多剧照4《荒野猎人》最终定版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