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游戏】《盗梦空间》梦境繁复,感慨简单

而《盗梦空间》的惊艳之笔是贯彻在整部电影画面中的,所以当我从《盗梦空间》中的故事和画面抽离出来,再看到导演的时候我觉得这电影应该值得到电影院花个几十块钱去看看,有趣的是这首曲子就是玛丽昂·歌迪亚获得奥斯卡影后电影《玫瑰人生》里的曲子,《盗梦空间》还是一部被事前认定为复杂晦涩的电影,但诺兰不能说是晦涩

早在《科幻世界》七月刊中看了《盗梦空间》的介绍,我就开始心痒。之前和朋友们讨论电影,他们列出网上种种观影指南,比如最好先看两三遍枪版,再去大影院看,以免花了钱后云里雾里出来,其次是,观影前最好先看十部高智商电影作为入门课程,比如《记忆碎片》、《穆赫兰道》等,最后,一定要先百度一下剧透,把剧情多研究几次,这样才算是基本做好了基础功课,不至于到了影院后像坐过山车一样,全然不知画面中的故事在讲什么。可是,为了避免一开始有太多预设,我都刻意回避了这些功课,看到有关《盗梦空间》的影评,通通一律跳过,只是没能忍住把预告片看了好几遍,预告片里匪夷所思的折叠建筑画面更是让我神往不已。终于等到北碚有上映了,坐到电影院里,我对同行的师弟师妹说,我已经做好看不懂的准备了,大家点头一致称彼此彼此。电影放到中间,我们几个忍不住激动地开始讨论,现在是第几层梦境了,这个又是谁的梦境,为什么这个梦境要这样设置,本着这种求知探索相互促进的精神,我们自认为至少看懂了导演在讲什么,当然最大的悬念还是在于最后那个处于不可名说状态的陀螺,我们一直等到最后一行字幕打完,都没有看到传说中的陀螺落地画面或是停转的声音。
走出电影院,大家一直感慨着20元票价实在超值,师妹问我是不是回去后要大书特写一番,我当时有愣住一下,因为我发现除了惊叹它的确带给了人非比寻常的视觉享受和感慨它无比宽广的想象空间外,对这部电影我似乎没有什么可表达抒发的。相比当初看完导演诺兰的另两部作品,《致命魔术》和《黑暗骑士》后想要一书为快的心情,尤其是看完《致命魔术》后千言万语激荡心头的感觉,这部电影带给我的冲击仿佛更多地是集中在视觉层面上,而少了对认知或情感的冲击。所以,当这种视觉层面的震撼一被撤走,我突然不无遗憾的发现,除了赞叹这部电影天马行空的想象和无与华丽的效果,以及由此而勾起的对科幻的无比怀恋外,好像所剩无几。电影并没有像传言中那样深晦难懂(如果你不是一个喜欢钻牛角尖的人,一定要揪着把一切弄得像数学证明一样清晰明了的话),而且导演也一直在尽力地将这个复杂的故事讲述清楚,大量的解释描述都在帮助观众弄清楚盗梦任务的基本规则,至于最后那个悬念,这一切到底是梦还是现实,抑或所有的一切不过都不过是里昂那多在飞机上的一场梦而已,诸如此类的讨论,我到觉得并没必要一定要为所谓正解争论得你死我活,导演既然要这样拍,那自然就是存心要留足余地,好让大家各自去争论。
看《致命魔术》、《搏击俱乐部》或《穆赫兰道》等这类影片,惊艳是放在最后的,只有等到最后时刻,答案渐渐清晰明朗,你再回过头去将前面的所有线索串联起来时,才是影片的高潮部分,而《盗梦空间》的惊艳之笔是贯彻在整部电影画面中的,这种惊艳不在于像讲侦探故事一样,重重叠叠,烟雾迷障,等着观众一起来破解最后的谜团,而是在于故事本身的引人入胜。导演诺兰是个擅长讲故事的人,所以我会惊叹于他在《致命魔术》中将一个并不复杂的故事讲得如编花一样让人眼花缭乱,关键是到最后,他还能将这些错综复杂的线条真的编制成一朵脉络清楚、丝丝相扣的花来。诺兰的才气除了体现在这种讲故事的高超技巧上,我一直觉得他的电影中还加入了一些有别于纯粹商业电影的对人的探讨,从而为电影赋予了更深一层内涵,这种理解是来自看了他的《黑暗骑士》后,我当初本来只是当一部精彩的爆米花电影来看的,没想到最后留下深刻影响的不是精彩的打斗或炫目的特技,而是影片中对社会制度的折射和最后海上那场人性的比拼。
也许是诺兰给我留下了这样的印象太深刻,所以当我从《盗梦空间》中的故事和画面抽离出来,我既找不到看《致命魔术》后的拍手称绝,也找不到看《黑暗骑士》后的感慨思索时,这让我竟有一丝失落。这样想来,是不是太过挑剔了,诺兰已经为我们呈现了很多,大概只是因为太好,所以总希望能够更好。但无论如何,这都影响不了这确实是一部值得看的好电影。一部好电影,或者以故事来吸引人,或者以讲故事的方式来吸引,但不是所有导演拿到好故事都能讲得精彩纷呈,而没有好故事,再高超的技巧也容易沦落到平淡无奇寡然无味。所以诺兰能做到将一个好故事讲得这般生动扣人,已经足够了。
最后一点感慨,来自整个故事的主线,潜入他人梦境,植入一个意识,而这样的一个伟大的任务不过是两个大型公司相互斗争的结果,这样一门高超的技艺仅仅是作为权利金钱争夺的道具使用。说实话,电影开始时,我原以为主角们会从商业间谍的身份因为某种机缘巧合成为拯救世界的英雄,这不是好莱坞大多数英雄电影的套路吗,似乎只有这样才对得起这种神奇的能力,毕竟“能力越大,责任越大”,所以当后来他们所做的不过是从一个初级的小偷变成一个高级的小偷时,我不禁游离了,忍不住开始想,一旦控制他人思想成为一件可能的事情,这样被动植入一个想法后,有没有考虑这样做会给对方一生造成什么样的影响,怎么可以这么随意的而且基于并不光彩的目的就去控制他人的思想,虽然电影中有提到这样做完全是为了抵制他们垄断世界石油的说法,让心理有稍稍的平衡一些,但还不足打消这种念头。当然,这种想法很快就淹没在了一层又一层梦境的眩晕中了。

电影的结构和逻辑都堪称严谨,找不到致命的硬伤,又完全不会像《穆赫兰道》一样晦涩难懂,这点是指导过两集《蝙蝠侠》的诺兰最擅长的,也是华纳为什么会把电影交到他手里的原因,商业化手法会让华纳又一次在全世界赚的满盆满钵。但是商业并不意味着无聊和白痴,恰恰相反,人们被剧情牵着鼻子走,以至于走出电影院很久还是在回想刚刚的内容。电影结束的时候导演半开玩笑的响起了电影里唤醒梦境时的音乐,提醒着观众从梦中醒来。有趣的是这首曲子就是玛丽昂·歌迪亚获得奥斯卡影后电影《玫瑰人生》里的曲子,也是《玫瑰人生》原型伊迪丝·皮亚芙最为人熟知的曲子。

《盗梦空间》是一部被事前认定的神作,这种礼遇印象中连《阿凡达》也没有得到过,就算强势如《阿凡达》也是上映之后才被冠以神作的名号。可是我们几乎都还没有看过《盗梦空间》,它便已经是一部神作了。看来《黑暗骑士》的成功之后,诺兰已从一个导演变身为供人膜拜的教主,有了某种春哥的属性。不过我觉得这么搞对影片本身不是什么好事。不以事实为基础的造神运动怎么说也算是种忽悠啊。《盗梦空间》还是一部被事前认定为复杂晦涩的电影,尽管我想大多数记者和编辑在《盗梦空间》上映前对它的细节几无所知,可是多数报道或介绍都大肆渲染影片的艰难晦涩,时常暗示若非有足够的智力就很难理解这部电影。之所以这样报道,想必是写者从诺兰过去的影片来揣测《盗梦空间》,而一部商业大片的“复杂”其实构成了对观众的挑逗,自然能形成一种吸引观众前去观影的宣传功效。我觉得这种事先被夸张的复杂晦涩多少也是有些不负责任的——事实上,看完片子后我觉得《盗梦空间》的复杂程度在诺兰的影片里算是倒数的。
以往诺兰作品所谓的复杂晦涩,来自于两个方面。
一是过去那种打乱时空的非线性叙事,从《追随》发端,到《记忆碎片》举世惊艳,后来到《致命魔术》登峰造极。但实际上,诺兰的非线性叙事只是让他的电影看起来很“酷”,却实际上并没有让影片变得过于晦涩。例如也许直到看完影片你也没有意识到《追随》的叙事顺序其实是三段分述,但这一点都不影响你看懂它。即便如《致命魔术》,叙事结构已乱得很难去厘清它的结构,但看懂它也并非难事。很少听说有人没有看懂《致命魔术》的,但我相信几乎没有多少人能把它的叙事结构说清。诺兰在这一点上很显功力,非线性叙事对诺兰来说只是提升表现力或者干脆就是用来玩酷的,而不是用来阻碍观众理解剧情的。印象中似乎并没有多少观众因为叙事结构的原因而看不懂诺兰的电影啊。
诺兰的“复杂晦涩”另一方面来自于剧情的巨大信息量。《盗梦空间》之前诺兰的三部作品依次是《蝙蝠侠诞生》、《致命魔术》、《黑暗骑士》,而这三部作品剧情信息量的庞大呈递增趋势。这几部作品中,几乎每一个桥段、每一句台词都对剧情有推动。特别是到了《黑暗骑士》这里,有时候一不留神错过几秒的画面,可能就会觉得接下来的那个桥段有点突兀,一部近三小时的作品若是通篇如此,那么整部电影下来剧情的信息量绝对大大超过绝大多数同类型的商业电影。换句话就是说,诺兰的最近几部作品,剧情做得越来越“满”。这对观众的注意力的确是个考验,但这其实并不能称为“晦涩”。因为对付这种“晦涩”的方法其实就是多集中点注意力或者多看几遍,而并不是要求观众具备某种独特的知识背景或特殊的审美角度才能欣赏它。可以说库布里克晦涩,大卫林奇晦涩,因为观众必须备某种独特的知识背景或审美角度才能真正理解库布里克和大卫林奇(我那篇《穆赫兰道》的解析对真正从审美的角度理解大卫林奇毫无用处,我至今也找不到合适的词汇去形容大卫林奇式的神秘所散发的那种美,但只有感受到那种美,才能真正了解大卫林奇),但诺兰不能说是晦涩,诺兰是“丰满”。

梦境套梦境的故事并不让人感到陌生,只是诺兰将这件事情当做整部电影所要做的事情,好像还没有人在好莱坞大片里看到过,金敏的《红辣椒》应该算是比他早的尝试,不知道诺兰是不是受到了金敏的启发。有很多人都沉浸在对剧情的分析中,就如同《黑客帝国》拍摄出来时那样,诺兰在剧本方面做的很成功,包括那个看似开放的结局。电影散场时还有个姑娘和男朋友抱怨说为什么不给看陀螺是停了还是继续转呢?显然那首唤醒梦境的曲子在电影最后播放并没有将她唤醒。这个结局应该算是高明,这样的电影如果都讲明白了还有什么意思呢?况且诺兰不一定说得明白,与其费尽心思的圆回来还不如将结局抛给观众——你想让那个陀螺停下来么?

永利游戏,       自从在Mtime上看到海报和演员表的时候,我就觉得这应该是部值得一看的电影,再看到导演的时候我觉得这电影应该值得到电影院花个几十块钱去看看。可是我没想到会这么火热,为了省钱我看的是早上10点半那场,进去的时候才发现人已经满了。这是我看这么多早场电影以来第一次有满场的情况出现。演员阵容绝对是最主要的原因,主角是莱昂纳多和玛丽昂·歌迪亚,再看看其他配角,“朱诺”艾伦·佩姬、老英汉迈克尔·凯恩、“稻草人”斯里安·墨菲、充满男人味的东方脸渡边谦、“双狙人”汤姆·贝伦杰、“大酒糟鼻”皮特·波斯尔思韦特等等。光是得到过奥斯卡或者金球奖提名的就有五位演员,再加上一位奥斯卡影帝和一位奥斯卡影后。另外保证这些演员能物超所值的就是导演——诺兰,这个导演过《记忆碎片》《蝙蝠侠之侠影之谜》《致命魔术》《蝙蝠侠之黑暗骑士》的导演是我花钱去看的最主要原因。

电影的内容出乎了我的料想,因为之前把敢死队的期待订的太高,以至于看的时候没了兴趣,所以这次我没敢订的太高。但是这电影确实是让人眼前一亮,大呼过瘾。这样的感觉我只有在看到《黑客帝国》和《穆赫兰道》的时候有过,只是因为年龄的问题,这两部电影在看第一遍的时候我都没有太明白。盗梦空间则完全是跟着导演进入他编制的梦境中走了一遭。

曲子响了,该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