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游戏INCEPTION:曾參殺人;三人成虎

个人觉着意志的植入比克隆人更为可怕,不又是在给人植入意念么,在梦境中意念植入,看到影片最后也不确定主角是否从梦境中脱离出来,然后公司克隆了很多个Sam,用原始的Sam的记忆给每个克隆人,人告曾子之母曰,而是在想「植入意念」這東西

PS:又扯远了;
另外,那个女孩做自己的图腾似乎没出现重要的用途啊

   网上评价很高,或者说超级高,但是我看了之后感觉有点失望,可能是期望值太大了吧。
    影片的结构感觉很俗套,刚开始弄点噱头,吸引观众也顺便交代下主角的能力。然后主角接受了一项任务,于是开始招兵买马。人够手了就开始干活做任务,任务十分艰巨,中间危险重重。最后给大家一个悠长、意味深远而又富有争议的结局。没了~
永利游戏INCEPTION:曾參殺人;三人成虎。    客观评价一下,没有网上说的那么精彩,也不是很难懂,但是确实是一部好片。片子给人感觉挺像《黑客帝国》,里面关于意念的植入有点“缸中之脑”的意思,整部片子看完之后有种“庄周梦蝶”的感慨。个人觉得里面最出彩的地方就是关于梦境的设定:在梦境中意念植入,梦境中潜意识的表现,梦境中的图腾,梦境中环境的设计,无尽的楼梯,梦中梦,梦中梦的时间关系,混沌领域等等~中间找不到任何瑕疵,让观众都迷离在现实与梦境之间。看到影片最后也不确定主角是否从梦境中脱离出来,把整部片子看完开始怀疑自己是在现实还是梦境。
    关于结局,我是比较倾向于主角仍在梦境中的,原因不多说了,这种开放式的结局,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想法。
    对这个片子不想分析很多,因为我觉得对着一个电影想来想去真没啥意思,因为你想再多,也只是在导演和编剧的设定中;就像玩游戏一样,玩来玩去其实也只是在游戏工程师的手心里。像这些电影啊,文学作品啊什么的,不能太拘泥于其内容,应该注重这些东西对你自己本身有没有什么启发意义。
    我觉得这个片子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梦”和“潜意识”。对这东西的感觉很难说,得意忘言。差不多总结起来也就这么几个字:存在即理,万物有因。

      《月球》是一部没有什么高科技场面和复杂逻辑前提设定的科幻电影,一部据说只花了一个月拍摄而成的小成本电影,一部主要演员只有一个人的电影。
    开场即是让人绝望的白色,不算很fancy的月球空间站,一个孤独的男人Sam,程序化的生活,固定的时间起床,做一些工作,养花,做木工小建筑,想自己的妻女。陪伴他的,只有一个智能机器人Gerty,一个全能的,可以聊天、做饭、医护的机器人。
    一开始我以为这是一个讲孤独是怎么让人疯狂的心理片,在Sam和他的妻子Tesse的视频通话中可以看到她妻子的多次闪烁其词,似乎两人的婚姻濒临破裂。不过在Sam遭遇了一次月球车祸以后,情节急转直下。当月球工作站里的那个Sam醒过来的时候,我就感觉到了怀疑:机器人是怎么把他救回来的呢,而且为什么他会如此虚弱,连走路似乎都像是新学的?
    然后才开始明白,“克隆人”才是本片的主题。那么谁是谁的克隆,而又是谁在克隆呢?
    后面的故事很“友爱”,不仅两个克隆人之间逐渐取得了谅解,而且机器人Gerty也在帮助他们,而实际的故事是最早的Sam在回到了地球,然后公司克隆了很多个Sam,用原始的Sam的记忆给每个克隆人,每个“使用期限”是三年,这可能是因为克隆技术所限,因为当三年期限到了的时候,每个Sam都会掉头发、流鼻血,然后他们以为是回地球了,其实是被杀了,而他们和所谓地球上妻子的通话也都是当年留下的,所以他们被告知因为太阳风暴所以不能实时通讯。在影片一开始看到的应该是Sam5,后来的是Sam6,从他们找到干扰信号塔,和地球上真实的女儿Eva通上话后,发现“妻子”Tesse已经死了,而“女儿”Eva已经15岁了。
    结局很“童话”,机器人Gerty居然帮助了他们,Sam5自知活不久了,就主动要求回到车祸的现场,不被公司派来的维修人员发现同时有两个克隆人被激活,并且他们已经知道了内幕。Sam6回到了地球,揭露了公司的行径。。。
    影片有一些很有意思的点:
    1)如果可以给克隆人植入记忆,那么两个克隆人会一模一样吗?
    当两人在车中共同“回忆”(因为根本不是他们经历的,所以也不能说是回忆了)当年面试后来的“妻子”的场景。两个人的异口同声很让人感慨。世上不会有人真正知道你在想什么,那么另一个“你自己”呢?
    但是我们也可以看到Sam5和Sam6在两人不知道真相的时候,表现出来的性格特征还是有差异的,Sam6更积极,而Sam5则有些消极。虽然这也许是三年的独自一人的经历造成的差异。这是不是也是环境决定论的一种“证明”?
    2)克隆人是什么,是人还是工具
    克隆人是否拥有人的基本权利,还是只是一种工具。在片中,克隆人被认为是一种工具,所以公司可以复制很多个Sam,逐个激活,降低运送人的成本。但是也是需要给这些Sam以希望的,要给他们三年以后可以回家的念想,不然他们很难一个人呆在工作站里。因为克隆人也有思想和情感。那么在我们一般的意义上,人不就是由肉体和心灵构成的嘛,克隆人都有,他们究竟是不是人?
    不敢想象回到地球的Sam6将如何生活,当然他有说自己想要“旅行”。他和真实的Sam如何见面?其实我觉得如果两人见面了,最受煎熬的还是真Sam吧,因为那不是“别人”,而是他自己呀!那每一个被复制出来的,都是Sam自己呀!

「昔者曾子處費,費人有曾參者,與曾子同名族者;殺人。人告曾子之母曰:『曾參殺人。』母曰:『吾子不殺人。』織自若。有頃,人又告,其母尚織自若。頃之,一人又告,其母懼,投杼踰牆而走。」
《戰國策‧秦策》

挺早就开始想,让dom成功的回家绝不是一个好的结局,但我不知道好的结局是什么。
看到他终于说出了因为对妻子的意念植入而内疚时,以为导演会将主题引向意念的植入是否正确,一如是否可以克隆人。
电影的结局,似乎只是在阐释那又是一层梦境,他是否应该醒来呢?而他所做的这一切,不又是在给人植入意念么,更何况,这一次的,不只是关乎个人,而是关乎到整个世界的能源?他就不怕植入的意念萌发起来,夺走更多人的生命吗?

「夫市之無虎明矣,然而三人言之則成虎。」(《戰國策‧魏策》)

个人觉着意志的植入比克隆人更为可怕,没有了自由意志,人和机器又有什么不同呢?
就还梦一些单纯的美好吧,劳累了一天,到梦里好好享受一下,何必再打打杀杀~

《INCEPTION》,其故事性絕對是超越近年可像想的電影,如果戲劇與小說展現了世上的可能性,那麼近年的香港電視劇就是「反可能性」情節下的方程式,而《INCEPTION》這齣走進想像世界的電影,就再此啟發人類甚麼是「可能性」。

不怎么看悬疑类的影片;但因为前一段时间的火爆,昨天又恰巧看到有dvd版的下载了;的确,情节也很吸引人。

入夢的想法其實已不算新穎的意念了,只是電影所指的「植入意念」行為,卻是一件很具挑戰性的想法。其實我不是在討論電影,而是在想「植入意念」這東西,
同時是在摧毀意念,我們在相信某事情,同時亦在否定某事情。也就是說,植入與移除在同時運行。我們相信某東西存在,則否定該東西不存在。

我不了解精神分析或心理學,但「曾參殺人」與「三人成虎」的故事無疑就是一種意念植入,古代行軍打仗的離間計也是如此。因此,INCEPTION從一
開始是可行的,當我們無法看到真相或事實的全貌,往往是會被周遭環境動搖意志。一項意志推倒另一項意志,除了由真相而來的意志外,其他意志也都有可能被推
倒或移除的。「吾子不殺人」到「吾子殺人」,就是一種如此的心理變化。電影是在這層面裡出入,甚具玩味。

認知所限,許多東西我們大概依賴意念而植根,而無法以絕對的真相建立。於是意念可一再被推翻,或一再建立,比如說對某東西的感覺好與壞,在我們未可正
式接觸前,不過是道聽塗說,又或者是從假設的理論中得來的。我們既然在學習甚麼是理論的時候,認識到理論是可以被推翻的原則,自然也明白意念的變動原理。
信念、意念也好,像理論,不是定理。

意念會否動搖,全在於我們有多相信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