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游戏:有意思的事儿

把所有的事的目的都集中趋向它,我看了无声的这部电影,看完电影那么多感慨,不是导演的事,是多么没意义的事而又是多么有意思的事,一部电影必须看十遍以上,电影对于我们意味着什么,毕竟电影并不是永恒

大学电影赏析的选修课上,由于设备的原因,我看了无声的这部电影,被他多少年的努力所震撼,做一件事很容易,困难的是,把所有的事的目的都集中趋向它,坚持,成功

        看完《道士下山》,不想评论电影的好坏,导演的才华,演员的演技等等;都不是我关心的,只是奇怪,怎么很多人,看完电影那么多感慨,那么多谩骂,那么多臆想;说到底,看不看电影都是你自己的选择,看电影就是一种寻找快乐的过程,没谁逼着你看,电影不好,看不下去,别看就是,为什么看完了之后,还要把个人的标准强加到这个电影里,导演没拍出你想要的,你就牢骚,演员没演出你想要的样子,你也牢骚,故事讲的跟你想的不一样,你还牢骚,我想说的是,各位,你有那么多想法,你自己拍一部去啊?
       没在电影里找到你想要的,是你自己的事,不是导演的事,不是演员的事,不是编剧的事,所谓各花入各眼,一部电影而已,你想从中获得多少东西啊?看了电影不开心的,去找的别的事做吧,也许你就不适合看电影呢

我的朋友圈里面分类有点复杂,有理科生,也有文学和哲学出身的孩子。有朋友会在朋友圈里感叹,我这周必须看一部电影,都到周末了还没来得及。有朋友却兴奋莫名,今天又看了电影了,好享受。也有朋友轻飘飘的甩一句,电影啊,那玩意儿我不感兴趣。

刚看“美剧迷”得知男主角Patrick
Swayze去世了。永利游戏,
说实在的,已经记不清具体什么时候看这部电影的了,刚在豆瓣上看了下上映日期:
1990-07-13。掐指算了下,当时自己只有7岁吧。那么这样算了我第一次看此片起码也是在它上映后10年左右了。
这部电影现在唯一的印象也只有那首主题曲和些许片段以及女主Demi
Moore了,对Patrick
Swayze似乎没有太多的记忆(这绝非对逝者的不敬)。也许,对于一部电影来说,有这些也就够了。毕竟电影并不是永恒,经典或许只需要片段。
我并不是想评论这部电影,毕竟仅凭我的那些记忆也写不出什么来。只是“事件的突然的发生”,而事件又于此片有关,才拿它来说事。
话说回来。当时看到“美剧迷”上的报道,接着又看到了网易上关于这的新闻。突然就有这样的疑惑:电影对于我们意味着什么?对于我们这些“电影故事”外的旁观者意味着什么?对于他们那些“电影故事”里的人又意味着什么?
看着报道视频里年老的Patrick
Swayze的照片以及他年轻时电影里的片段交替着放着。我突然很难过。我不愿说是为Patrick
Swayze难过,因为这样太主观,太狭隘了。毕竟不可能所有人都跟我这样,在这多年后,记住了电影却遗忘了他。
(以下纯为个人的“偏激”的想法)但人就是这样,有时候总是会以个人的特例来定义或者说来一厢情愿的以为是大多数人的共识。所以,我开始为Patrick
Swayze伤感,为他不值,为他不平—–人们谈到他时一定会提到这部电影,而谈到这部电影时又未必会想起他。
那么这电影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呢。在人看来不是他成就了这部电影,而是这电影成就了他。就连自己过世,媒体的报道也是“某某电影的一个演员过世了”而不是“某某过世了,他曾经演过某某电影”!值吗,真的值得吗?这不是在侮辱你吗?
永远在这种“光环”下生活着,我想对于任何一个普通人来说,也会是压力、压抑多过于自豪吧?
网易新闻的报道中说,Patrick
Swayze在得了癌症后,只要医生允许依然坚持参加各种电影和电视剧的拍摄。当时我就感觉肾上腺反压,心口发闷。恨不得。。。
可是,当看到报道最后,提到一次他被问及为什么要带病接拍电影时,他坦然地回答道:“我的工作……就是我的传奇。”
我才突然似乎明白了。
电影对于 Patrick
Swayze来说,只是工作,而非名利场。他从来没想过因为某部电影的成功而得到什么。他想的只是通过这工作这来给观众带来些什么。比如:多少年后,人们还能回忆起的些许片段,以及这些片段给他们带来的快乐。
人们都说:人成就了事,同时事反过来也成就了人。这没错,可错的是,人们往往理解为:某人成就了事,然后事又成就了某人。
现在想想,我们是多么狭隘。正因为这,所以当事实——那么多平凡的人共同成就了某些事时,我们狭隘的一厢情愿的将其归功于某一个人,而忘记了那些“平凡”的人。
当我们还在如此用我们的“爱、恶”私欲意淫着“电影”时。这才是那些“平凡”的电影中人所该感到“不值”的!

据说,“电影”这一中文翻译来自《金刚经》中的人生“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这也挺有意思的。

而某一天,我回忆起电影007幽灵党,我会想起你,我亲爱的朋友。想起我们一起看过的电影,想起我们坐在路边小摊上八卦时神秘兮兮的可爱,想起我们谈得兴起哈哈大笑路人侧目连忙捂嘴想保持形象。千山万水,辗转反侧都要来陪你看场电影,我是该多么庆幸有这样的朋友,可以一起去做那些没有意义而有意思的事。

当初读理科很羡慕学文的朋友,泡个茶馆是在学专业,旅个游也是在学专业,看个电影更是在学专业,嘻笑怒骂生活琐事花开花落无一不是在学专业。真正来读文了,才发现一切都是没那么简单的。一部电影必须看十遍以上,最好一系列的电影全找来看,还要有对比。一周可以最好能看五部电影,看完之后要有不少于三千字的影评和心得体会。对于天生喜欢看电影的我,倒也不算是酷刑,只不过,感觉也没有当初可以通宵看完四部电影的狂热劲儿。一件事情,从兴趣到必须,性质就已经大不一样了。三毛说过:“必须要考试的书,我从来不会读。必须要认识的人,我就没有兴趣。”

今天微信群有人问我,《007幽灵党》怎么样。我回答,感觉除了画面的震撼感木有什么感觉,随后调侃,007太老邦女郎不够美艳,贝鲁齐身材依旧火爆样子还是长残了,女神终有一天还是会老去。

在这个人人都想追求更好的物质生活的社会,能够安安静静地做有意思的事,而不再事事都想去寻求一个有意义是多么的难得啊。冬日清晨的早上,慵懒地睡个不用上闹铃的觉,带着孩子,在凉凉的窗户玻璃上,哈一口气,和孩子一起随心所欲地画乱七八糟的只有娘俩才能看得懂的话,是多么没意义的事而又是多么有意思的事。空闲出一个傍晚,和爱人一起,散散步,随意说说话,在这个精英的时间都是宝贵,时间不用于应酬都是浪费的社会观念中,这也貌似也是没有什么价值的事,但是在你的回忆里,你是会记得与那些人的饭局,还是会记得某一天夕阳西下余光映在还算年轻的爱人脸上的光斓。

说到这里,突然一凛,为什么我现在这么在意一部电影给我的感受了。难得一见的闺蜜,一起见个面约个会看个电影。正如曼殊和尚说,有意思的事,就是有情的人,在一起做任何事。从什么时候起,我开始关注电影带给我的感悟,而多过于它带给我的感受了。这样,看电影对我而言,已经不再是有意思的事,而是有意义的事。可能在正确的价值观里,“有意义”是比“有意思”更高级的存在。但在生活中,我们发现,当你做有意思的事你才能感觉着你活着的美好,而有意义的事只不过是可以让你生存下去。而有意思的人,往往也比有意义的人更面目可爱,目光清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