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愿长梦不醒

他们已经分不清梦与现实了,梦里有现实中你用尽心力都无法获得的东西,在电影中Stevens怀疑到舱体时候,Stevens创造的世界并不是与现实平行的八分钟或者永久世界,可是在刚想发朋友圈的那一刻心里突然觉得发这么一条朋友圈有什么意义呢,说到他的年龄27岁,和第三重梦境,看过电影的朋友不妨和我一道想一些问题

  已经两个礼拜过去了,准备再看一遍的计划也仍旧在计划中

这部电影我看了不下十遍了,第一次是很无奈无意中看了,看得虽然很感兴趣,但是一头雾水,马上又看了一遍,才大概明白了七成。本人很喜欢Goodwin,可以算她的粉丝吧。

1

鉴于写情节的人太多了,我就简单提提反思情节的时候一些无法完美解释的问题。也许这些问题,可以成为《盗梦2》的前提呢。

  现在脑海里剩下的除了囧瑟夫甜美的睡中笑颜之外,就是那几个一直在做梦的老人

首先有几个关键问题:
第一,整个故事的架构。
斯蒂文斯(stevens)上尉现实中是在实验舱里的半截身体,只有部分大脑未死亡,被拿来参加源代码计划(也就是beleaguered
castle“围城”)。影片中所以可以看到他身体的部分都是他本人的想象。包括周围的一切环境和一切物体,类似于一种投影。
第二、斯蒂文斯(stevens)上尉所在的舱体。
那只是一个他本人想象出的舱体,在电影中Stevens怀疑到舱体时候,舱体的形状产生了变化。就像在克里斯蒂娜(Christina)告诉了Stevens他本人已经在飞机上死亡了时候,他的意识出现了波动,他的怀疑使得Christina的脸部出现了方格,类似DVD卡碟时候。
第三、是否平行世界。
Stevens创造的世界并不是与现实平行的八分钟或者永久世界,而是一个对现实世界的修改,就像把一条线擦掉了重新划——从Stevens从火车上的椅子上醒来开始的这段。这个很重要:包括古德温(Goodwin)和拉特利奇博士都没有想明白这事,因为这是第一次源代码取得成功,而且只有Stevens这样的实验对象才明白。影片结尾也多亏Stevens给Goodwin发了电子邮件,而且是一个作用类似口令的东西,还有“预言”德里克·弗罗斯特计划火车爆炸,但是未遂。
有的人好奇为什么发这个,因为这就是将要发生的现实,可以得到验证。还有莉莉在什么时候醒来,戴着一个什么斗篷,穿着晚礼服,这都是源代码计划中专门设计的,为的就是有一天源代码取得成功,让Stevens这样的人告诉Goodwin,因为她本人是不会意识到先前那些实验过程的。
总共发生了6次有效的“穿越”,每一次都是对爆炸后的现实世界的修改,片中的一个词“再赋值”很准确。没有平行世界,不然的话会有六七个平行世界,事实上就是6次改变了从Stevens在火车上醒来现实世界,但是除了Stevens无任何其他人知晓。最终的现实是最后一次“穿越”后的现实。
影片结尾是一个全新的星期一,跟实验时候一样,阳光明媚。

今天终于走进了理发店,去剪短已经及腰的长发,想着怎么也是一年一次的大事,觉得怎么也该发条朋友圈纪念一下。在剪发的过程中也一直在心里默默编排着文字,在理发店的椅子上坐了两个小时后,用手机拍下了自己的新形象。

看完电影,一路讨论。其实前面的情节还是很好理解的。关于第一重,第二重,和第三重梦境。一步步深入,直到cobe的妻子杀死小Fisher的时候。才是整个悬疑的重点开始。

  那镜头一切到他就在笑的卷毛小胖子说(好象是他说的),不,他们来这里是为了醒来,他们已经分不清梦与现实了,他们认为那里才是现实

第四、Stevens是不是重新活了。
没有,他死了就是死了,现实中死了,但是他的意识存在于车上的历史老师身体内,他能意识到,如果他愿意,他甚至可以再现实中去找Goodwin,但是他是在历史老师的皮囊中的,别人看到的都是那个人的脸。在中间的某次“穿越”中他去火车上的厕所中照了镜子,看到的是那个人的脸,也就是现实中别人看到的。有的人也会觉得Stevens冒充别人给他老爸打电话的情节很温情,但是他现实中甚至可以假装战友去看他老爸。当然,影片中貌似父子两关系不好,所以也就无所谓啦。
第五、结尾。在经过“再赋值”
后的全新的星期一,Goodwin来上班后,收到了电子邮件,这个事情在现实中其实就是马上收到了,也就是说,那是Stevens正在火车上发给她。告诉了她源代码起作用了,相信这也是实验预料中的。在实验中Goodwin让Stevens的身体死亡了,但是现实中,他依然在实验舱里躺着,所以他叫Goodwin让现实中的他的身体也死亡。一名军人在向拉特利奇博士报告情况,博士说,用不了几天,源代码就会起作用了,他本人还不知道这个计划事实上已经导致了现实的改变。

可是在刚想发朋友圈的那一刻心里突然觉得发这么一条朋友圈有什么意义呢?谁又会在乎呢?每个人有自己的生活,别人可能连自己的生活都疲于应付,谁又会来关注你今天是不是剪短了头发呢?发一张自拍,得到几个赞,但是又有什么意义呢?

我们先倒叙,Cobe找到齐田的时候,齐田老态龙钟的仿佛活了200年。

  他们宁愿活在梦境中

最后,现实中的博士只是为了救人,如果没有Goodwin好心的最后一次“穿越”,现实世界就停留在倒数第二次“穿越”后的世界,Stevens所在的那位历史老师和Christina死在了德里克·弗罗斯特的枪下,警方抓获了德里克·弗罗斯特。

也不知道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已经不再是那个无论做什么都喜欢在朋友圈发表一下的人了,现在的自己觉得好像也没什么是值得在朋友圈发表的了,自己的生活也已经无需别人来点评。原来我也在不知不觉间慢慢改变着。

看过电影的朋友不妨和我一道想一些问题。

  曾几何时,我也这样期盼,梦里有现实中你用尽心力都无法获得的东西

2

Cobe和他的妻子(mall)在他们先前的试验中在他们的潜意识边缘世界过了50年。那个50年中,Mall藏起来了她的一个秘密。就是放弃现实世界和梦境的分别,将梦境作为现实而生存。是Cobe不想再在里面生活下去了,希望回到现实。然后给他妻子植入了一个想法,通过自杀回到现实中去。

  它们在那里向你招手,轻而易举地把你拉进美好

一次看综艺节目,里面介绍一位小鲜肉,说到他的年龄27岁,我惊讶的说了句:“天哪,他都27这么大了啊”然后屏幕上的字幕显示他89年的,我更惊讶的发现原来他只比我大1岁啊。说来可能也好笑,但是我一直觉得自己还很小。如果不是靠别人年龄的对比,我还会觉得我和17、8岁的小年轻是一样一样的。

所以就有一些疑问。Mall是为什么会把她的“陀螺”藏起来,作为“造梦者”先驱,他们很清楚,在梦境中死去,就会回到现实。她当时藏起来,是因为单纯的不想回到现实,还是无法回到现实。

 

我依然喜欢看韩剧,虽然有段时间觉得韩剧把我迷惑得看不清现实,一度想要放弃,但是听到别人说有好看的剧,还是会忍不住去追。和表弟表妹在一起,我还是能和他们聊八卦聊明星聊得热火朝天的。走在街上我还是喜欢打望。

作为Cobe,他是如何拿他的妻子做实验。实验的目的是进入更深层次的梦境,探讨潜意识。为什么他们在明知的梦境中活了50年,而他的妻子Mall究竟是在知情的情况下一起做这个实验,还是在知情的情况下“被实验”了一次。我觉得这个50年本身就有太多的问题。

  倘若按照《GOLD》里早已女女士的说法,那些人逃避现实,他们选择了放弃努力,放弃改变,都是一群不值得同情的人吧

我依然做着在大人眼里觉得幼稚的事,可是我知道自己也和以前不同了。虽然依然追韩剧,可是不会再天真的以为现实中一定会有韩剧里的故事;虽然依然聊八卦,但是也只把它当做生活的调剂;虽然依然在街上打望,但是不会再脑补出一部韩剧。

为什么刚好50年了,Cobe想回现实了,而且,刚好他们自杀的那一次,回去了。这里面我们有一点可以肯定就是在实验的药剂中添加镇定剂,应该是Cobe实验的一部分(假定在那个人人都知道盗梦的世界中,大家都知道一些基本的常识)。假定Cobe使用了镇定剂,并且用他无意识的妻子一起做了实验,那么他是如何掐准回去的时间呢。如果他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回去,那么无论她的妻子选择呆在里面还是醒来,至少药效一过,肯定会醒来,无论你愿不愿意。

  小李在里面构筑了一个老婆仍然活着的世界,那里有他们曾经的二人世界,那里也有他不愿再回忆起的伤疤

3

所以有很多 细微的不能解决的问题。

  而那却并不是你不去看就不存在的,他可以暂时骗过自己,却骗不了上帝

可能是从小爸妈保护的太好,从小除了学习也没关心过别的。不了解除了学校以外的世界,一直觉得世界是各种美好的。贪官污吏,强抢名女等等的污七糟八的事都只有在古代才会发生。自己在学生时期一直都是父母眼中的乖女儿,老师眼中的好学生,同学眼中的好同学,自己家务活也做得一溜一溜的。那个时候简直觉得自己是全能了,就等着毕业了,创出一片天。

所以就想到齐田。齐田应该是把Cobe的老底翻过的。他知道Cobe是他们当中唯一曾经迷失在潜意识边缘的人。最关键是,他知道Cobe现在是活着的。所以,他很放心的“死”去了,他说,放心,我肯定死不了。是不是可以假设,他很清楚,最多他在潜意识空间迷失几十年,但是他依然可以清醒过来。这里就有一个问题,也是同样的问题。只有现实生活中药效失效之后,再从潜意识空间中死掉,那么人就可以清醒过来。所以,这个是我唯一能解释,为什么齐田一直在等着Cobe来杀他,然后带他回他的现实。尤其齐田说,Cobe来是让他兑现他的诺言,所以,他没有选择自己自杀(一旦自杀,等待他的下一重梦境将是骇人的时间),而是等Cobe来找他。在他拿起枪的时候他一枪把Cobe打回了现实,也把他自己打了回去。

  即使是在梦中,内疚感也依然会成为几乎要毁灭他的利刃

可是真的等到毕业走进社会了才发现原来世界不是新闻联播里那样的,原来我们生活的社会里也有很多不公平。真的进了社会才发现原来我没那么全能的,原来不是你读书好就一定能在职场上如鱼得水的。原来我除了读书好,好像其他方面都挺白痴的。

然而,又有一些时间差上面的问题。Cobe的造梦助手Aria从第四重跳下去的时候,和他说,去把齐田找回来,那时候第四重梦境已经坍塌。齐田是死于第三重梦境,严格来说,齐田当时应该是进入第四重梦境的。那个时候第四重已经坍塌了。所以,Cobe在第五重梦境中直接醒过来,就看到老态龙钟的齐田,也有点时间上的问题。梦境的坍塌和齐田死去的时间是很接近的。从他们对梦境原始的计算时间来看,齐田应该不至于在里面呆了有几十年之久。

 

所以我最辉煌最得意最有斗志的时期是在我的学生时期,所以我总在回过头去看着那段时光,总想着哪天醒来发现自己还在课堂上。原来我是在逃避,我不愿面对现在这个自己都觉得失败的自己,我不想长大,因为我一事无成。但纵然我百般逃避,也依然于事无补,时间它总在推着我往前。我所生活的空间,我所经历的事情,都在让我一点一点改变着。

而为什么他们可以直接从第五重醒在现实中,可以解释的理由就是,药效已过,沉迷在梦境中的人,如果有一个kick,死在里面,就直接清醒过来。

  我依然很愿意去到那个世界

我想这就叫长大吧。

至于,为什么所有人回到现实的条件是,他们同时从每一重梦境中遭到一个KICK醒过来,回到第一重梦境,等待药效过去,我想,无非是希望在梦中呆的时间越短越好。在梦境中呆的层次越少越好,避免迷失。

  我总是觉得自从小学两年级的那个早上一个人在大床上醒来开始,那就是一个梦

我觉得造梦过程中,Cobe和齐田是很超人的。他们那么清醒的知道自己活的是真实还是梦境。Cobe只要看到自己的老婆,他就知道自己是做梦,而齐田,是一直都知道整个计划实施过程中会出现的若干问题和危险,他根本知道自己做的是什么,也知道无论如何Cobe必需回去救他,所以,一直很淡定。

  每当发生什么让人难过的事情,这个不怎么厚重的信念都会成为我退守到最后的安慰

至于最后,小fisher是不是被成功植入那个意念呢,我想应该是成功了吧。所以,不得不佩服这个计划实施者Cobe团队的强大,使用手段之棘手。换成谁是小fisher能识别出这场阴谋呢~

  可现在没有药物

  于是你只能睁大了眼睛,不要被世界吞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