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游戏:幻境在美,终要回到现实。

说植入梦,应该在梦境和现实中都能泰然相处,身在何端需要在现实和梦境中都浸过才有可能知道,2010年《盗梦空间》这部电影上映的时候,荒废了好多可以看电影的时间,第一次看诺兰的电影,火车会带你去很远的地方,《记忆碎片》——世界的真实性是建立在记忆之上,看电影时需要调动自己的体验,一开始便引人入胜载入造梦者的视角,剧里的精彩在于梦中梦,我所感兴趣的也是梦境在人脑和内心的联系

永利游戏 8

设计得非常精巧的影片,比《致命魔术》更上一层楼。两个多钟头的时间非常紧凑,如同梦境般的流逝感,背后的architect自然不同凡响。
说植入梦,说得宽泛点,人生下来就开始被植入各种概念信条,长大后多少在各种文字图像声音构成的虚拟世界中建立支撑点。这个世界如我们相信般的存在,如果不一样,那么就改变调整相信的东西。但很多时候,人更愿意调整世界让它和自己相信的内容一致。前者,和世界和谐相处,后者,让这世界不断改变物质不断进步。另外还有一种判断,认为我们所见所思的世界不过瞬间一梦,到底如何需要在生命的最后一刻来判断是否真实不虚。
人在梦中有时会有意识,知道并非现实。有着强烈本我感受摒弃外界干扰训练的人,应该在梦境和现实中都能泰然相处。口里心里想法无异,梦里梦外自然行为一致,拿得起也放得下。只是想做到不是那么容易,金刚能断,决心难下。或贪于梦境,或贪于现实,哪儿都放不下。没有明确的路标明指向梦境,也没有明确的路标明指向现实。身在何端需要在现实和梦境中都浸过才有可能知道。梦没有开始,但最好有结束惊醒的时候。
设计梦起始于设计迷宫,最简单最有效的迷宫一眼看得出来,却需要花最多的时间。只是设计者需要花同样多的时间去建构。这个世界不乏精细微观以及浩瀚宏大的层次建构,人的意识游弋其中去寻求各自的答案。现实与认识之间哪怕有一丝潜意识的自我,呈现出来的也是如镜子般的真实和带着问号。
影片以真实科学仪器般的精密构筑了多层面的时空,内核却如同最后旋转不停的陀螺,揭示着一个梦境的存在。不断旋转中,开始了它的植入,无法抹除。

2010年《盗梦空间》这部电影上映的时候,我正在读大学,身边好多朋友都去看了,我没去。说实话,说自己爱电影常常会感觉很惭愧,因为好多经典的影片我都没看过。而且,觉得自己大学虽然安排得很充实,但是实际上还是荒废了好多时间,确切的说,荒废了好多可以看电影的时间。

你在等一列火车,火车会带你去很远的地方,你知道你要去的地方,但不能确定火车将带你去向何方,但是没关系——因为我们会永远在一起。
——台词

还好,一个机缘巧合加入了趁早的百日电影小组。从此,和大家一起,接触了很多优秀的导演和经典的影片。终于,有机会把之前的遗憾一部一部地补上。

 

在盼了一个月的时间终于等来了这部期待已久的电影。
在此之前已有太多影评人的各种赞美和分析。
还有展开各种心理、哲学、建筑,几何等及各个领域的探讨。
我所感兴趣的也是梦境在人脑和内心的联系。

第一次看诺兰的电影,是《星际穿越》。当时在电影院看的,无论是影片还是音乐都深深震撼了我。从那以后,一直都很佩服诺兰,因为他讲故事的能力真的是无懈可击。特别是看了《黑暗骑士》之后更是证实了这个想法。

我相当怀疑导演诺兰是不是在盗我的梦。因为关于梦境与现实的关系,我一直在思考。我还曾经写过《偷梦人》,可惜被他抢了先机。

剧里的精彩在于梦中梦,一开始便引人入胜载入造梦者的视角
可很多随着柯布的内心展开也会迷失在他的梦境里。
他深深爱着妻子,所以他一直用记忆把过去囚牢在他的梦境里。
他把他们构造在一个几层楼的房子里,一部电梯可以穿梭他的那些悔恨,难忘的记忆。
那些梦境是带着对妻子的罪恶感的一种惩罚。
那里有他最爱的人,所以总会在潜意识里的梦境里跑出来。
梦境都是人大脑皮层的潜意识。
犹如我们会思念某个人,潜意识的大脑皮层也会保留那些影像
或许某时就会在梦中出现。

《盗梦空间》是继《泰坦尼克号》和新《罗密欧与朱丽叶》之后,看的第三部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的电影,虽然他已经没有年轻时候的帅气,但是依旧很有魅力。他演的这个盗梦者,简直棒呆!

我看的是抢先版,不太清,有点模糊,有点晃。但对这部电影来说基本足够了。

让人震撼的是那些梦境的效果和想象。
那个女学生在开始学习构造梦境时,跟着柯布一起体现在梦境中的不真实
亦或在梦中以为的真实。
他们在梦中可以随意想象一个场景,但是必须是一个不可无限循环的死胡同。
要合乎常理不能让目标人物查出有异常,否则目标人物的潜意识会有抵御者防卫。
一般入梦者会把目标人物引入银行或者能套出秘密的地方来激发他的潜意识。
而梦境里镜头的角度如此玄幻,如几个街区可以重叠或者立体,楼梯可以随意伸展变化。
这些都是现实无法比拟的。可是却在梦境里轻而易举。
梦境里确实是一个迷宫,而造梦者仍然是控制整个局面的人。
他知道那里会发生什么,想要什么结果,会怎么变化,等等。
他是改变那一切的人,为了达到目的,可以已其他人角色进入梦中梦。
继续潜入创造梦境为达到目的。
因为人脑在睡梦中活动更快,所以每进入一层梦境时间就越慢。
层与层之间的时间以大约二十倍的数量延缓。
在台词中给出的约数是现实世界十小时的航班,在第一层梦境是大约一个星期,
在第二层梦境是大约六个月,而在第三层梦境是大约十年。

永利游戏 1

盗梦者莱昂纳多已不是当年《泰坦尼克号》上的奶油小生,川字纹深邃清晰。他作为负责人去执行潜植意识的任务,以瓦解一个能源帝国。这些情节类似于《黑客帝国》里进入矩阵执行任务。探讨梦境与现实的作品我看过不少,村上春树的《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主角留在世界尽头长生不老,《黑客帝国》——整个世界就是一个矩阵,《记忆碎片》——世界的真实性是建立在记忆之上。诺兰并非先行者,但是《盗梦空间》并不让我感到老旧。

剧里的每个入梦者都有自己的图腾。
柯布的图腾是一个陀螺,以是否旋转来判断现实与梦境。
因为太过真实的梦境已经让他迷失了现实的所在。
他每一次从梦中穿越都需要让陀螺旋转起来,如果一直转下去就说明那仍然是梦境。
因为在梦中是虚幻的。
他和妻子就因曾经迷失在潜意识里出不来,在所创造的梦境里生活了50年。
那该是怎样的生活。只有彼此所创造的幻境,可以彼此陪伴着幸福到老。
可他给妻子植入了想法让她回到现实。醒来后发现苍老的灵魂装载到了年轻的皮囊里。
也导致妻子分不清现实与梦境而自杀,期望能回到内心以为得现实。
然而女学生的图腾是一个骰子后面做成一个国际象棋
镜头始终没有给出那个图腾如何区分现实与梦境。
她只是在里面轻轻的碰到,在扶起。这一处有些疑惑。

那么什么是盗梦呢?为什么要去盗梦?

陡然升起的楼梯,诡异的失重体验。破碎的梦境,碎片如沙。被锁在记忆深处的爱人。看电影时需要调动自己的体验,比如做梦的体验。

结尾处的疑点确实让人困惑。
柯布停留在迷失区域里找到了苍老的介腾,然后看着彼此回忆起通过自杀可以回到现实。
镜头照到介腾正要拿起枪,随即镜头又换到了现实。
他们都在飞机上醒来。也就是回到了最开始的现实。
所有的入梦者都醒来相视一笑。介腾拿起电话解除他的追捕。
柯布安然出境,也就意味着介腾实现当时他的承诺。
他可以回到孩子的身边。可是镜头又照到他一直以来的梦境。
最关键的地方也出现了,他又看到了梦里多次孩子没有转头的场景。
他拿出陀螺开始旋转,怕还是梦。
他如愿终于抱住自己的孩子。另一个镜头却发现那个陀螺还在一直旋转。
一直旋转。如此这样纠结影片就戛然而止了。
留了无尽悬念,或许男主角仍然活在他的梦境里。
一切都是未知。这也让人都猜测着结局而纠结。

永利游戏 2

很多时候我都在怀疑眼前一切的真实性,特别是童年。而且越小越怀疑。每次梦醒之后,都要问自己我在哪里,还是梦里吗。如果白天还好,一旦夜里梦醒,四周都是黑暗,沉重如山的黑暗,我不知道梦境与现实的界线究竟在哪。三层梦或者更多,需要一层层地突破。以为醒来,其实还在梦中。以为在梦中,其实已经醒来。那时的梦境比现在的现实还真实。当然也会有许多记忆,记忆不断在梦中强化,梦境总是重复那些回忆。结果最后我无法分清记忆是否真实。世界的真实性是建立在记忆之上。感知到的一切都是意识作的投射。

印象深刻的是那句台词,很多时候人的头脑越是想要遗忘什么,反而会记得什么。
所以总是不断强调遗忘,可是记忆却最深刻。
有时深夜的梦境,似乎想不起最开始的最初是从哪里开始。
可是慢慢的你会忘记自己是在以为的现实,还是梦境。
很多场景那么一一展现,却又真实的可怕,那么天马行空。
或许都是人大脑皮层活动留下的幻象。
可你依然找不到它的根源,它就像影子跟随在你的大脑某个地方。
电影里在探索人大脑潜意识里的秘密。还有幻境与现实的链接。
片里阐述,一个人活着是靠着想法,那么如果一个人更换了想法也就改变了这个人。
那么给一个人植入其他想法,将会改变他生活的轨迹。
那假如,每个人脑中所做的梦都是造梦着设计的场景,那么我们岂不是都在潜意识里被别人控制。
又假如,你生活的现实也是别人设计的场景,那你能分清哪个是现实么。
我们也许只是生活在一个大的宇宙的空间里,这里的每个场景也是由某个人或者载体所创造
我们并不是新的自我所能掌控的个体,我们都活在各自以为得现实里。
这部电影,颠覆了已有的想象。让人分析内在的梦与自我意识。

盗梦就是获取对方的想法,一些机密,或者就是植入想法。这也是柯布的任务。

影片里如果造梦需要造出足够复杂的迷宫。迷宫是一个隐喻,隐喻整个世界,从你一出生,就开始建构一个迷宫。有一辆火车,你不知道去往何方。但是你知道它一定会来。这是里面的台词,个中深意,自己参悟。

佛洛依德就曾研究并写了很多关于梦的构造和解析。
看来,很多时候,大脑的潜意识是能发现很多隐藏在每个表象下的实质。
梦,真是让人惶恐又期待的事情。
就像吸毒者不断吸毒反复成瘾一样。
很多医生和戒毒者说,戒毒者的内心最难戒掉。
他们总是不断想起吸毒时那些美好的幻觉。大脑和内心浮起的那些美好,飘飘然的感觉。
如果在现实总是失望总找不到存在感,他们就会反复不断的吸毒,已期望继续保留那个幻象。
自我想象的幻觉该是怎样的美好。
也因此有些人宁可在里面沉醉不愿醒来。
这个现实尽管失望、未知、冷漠,不如你所想象的美好。
可是,等你在幻境待太久后,你仍然期望回到这个残酷的现实。
因为他给你带来一种真实的质感。这是你无可比拟的。

而我觉得整部片子,最让人震撼的就是梦中梦,一层又一层的梦。在他们要植入想法给费舍的这个任务里,竟然构建了六层世界:现实世界,第一层梦境,第二次梦境,第三层梦境,第四层梦境和迷失域。普通人做梦的时候都是在第一层梦境,只有靠不同强度的药物才能进入到下一层梦境。而要从梦里醒来,要么坠落要么被杀死。所以为了从一层又一层的梦境里面醒过来,每一层梦境都必须留下一个人来制造坠落。最特别的是,每深入一层梦境,时间就会以12或者以上的倍数延缓。所以现实世界的5分钟就是第一层梦境的一个小时,为了最后能从所有梦境里面同时坠落醒过来,他们必须精准地掌握好时间。我想这也就是影片后半段非常紧张扣人心弦的原因。就在第一层梦境里,车子冲出护栏落入海里的这几秒钟,他们在第四层梦境里面已经发生了太多事情。而每一层梦境环境的变化也会影响到下一层梦境,比如坠落的时候,下一层梦境就会一直处在失重的状态。

个人感觉影片里的梦境与真实梦境并不相似,梦境都是相当随意的,没有那么严密。

只要你相信自己……

在这一层又一层的梦境中,有一个很重要的角色就是筑梦师,他负责设计梦里的场景和剧情。而柯布后来找到的小女孩阿丽瑞德妮,真的是个很厉害的筑梦师,她特别聪明又很有天赋,接受新概念也特别快。还记得柯布第一次找到她请她设计一个迷宫,她一开始设计的都很简单,当她明白柯布的意思之后,直接就设计出了一个很复杂的迷宫。在第一次和柯布一起进入梦境的时候,只是简单的了解她就开始按照自己的想法改变了梦里的场景。也许正是因为她的这个天赋,才会在梦境里面发现柯布的秘密。

 

永利游戏 3

那个女孩,被锁在记忆深处……

柯布的秘密就是他的妻子–茉儿。他的妻子总是会出现在梦境里面,一次又一次地破坏柯布的计划,所以每一次计划之前,柯布都不能对筑梦师的设想了解得太多,因为一旦了解了,茉儿就会出现,就会破坏整个计划。茉儿其实已经自杀死去了,这是到影片后期才说明的。其实柯布每一次在梦境里面看到的茉儿都是一个影子而已,源于他对茉儿的抱歉和后悔。因为曾经他和茉儿都一起进入过迷失域,一切都很糟糕,为了面对这个现实,他们在那个地方一点一滴建造了一个属于他们两个人的世界,拥有了所有美好的回忆。柯布和茉儿都深深地爱着对方,而且他们在那个世界里,已经白头偕老。而柯布就是在那里尝试了“植梦”。他为了让茉儿接受这个世界,擅自做主在迷失域里为茉儿植梦。但是他偏偏没有想到,在迷失域里面植入的想法,等到他们回到现实世界的时候,茉儿还是那么想的。那个想法已经深入了茉儿的心里,而且无法改变。

 

永利游戏 4

 

永利游戏 5

我设想的续集:

永利游戏 6

可比抱着孩子出去后,玩了一阵。发现阳光那么虚幻。回到屋发现那个陀螺还在旋转。原来他还在梦中。他细细回想,发现自己已被植入意念。无论是去费雪盗窃,还是去盗窃齐藤,这都是被操纵的。一句话,他一直受人控制。他想醒来,可是,孩子。况且不知道醒来之后是不是还在梦中。他决定留下来。平静的生活没有持续太久,费雪公司并未解散,费雪本人并未受影响,反而更加控制,并且靠他们作案留下的痕迹找到了可比。他们开始追杀可比。并且对他植入意识,以雇佣为自己的盗梦者。他们在梦中进行了激烈的追逐与厮杀。在厮杀中他发现,他的妻子并没有死,而是被康博公司控制。他一面逃避追杀,一面去救妻子。

所以,当柯布和茉儿从迷失域回到现实世界的时候,茉儿觉得这个世界不是真实的,她想要回到迷失域的那个世界里,她觉得那里才是真实。所以她一次又一次企图让柯布和他一起自杀,这样他们就能回到那个世界。无论柯布怎么劝阻,茉儿最后还是选择了在他们结婚纪念日的那一天,威胁柯布,最终一个从高楼跳下。而柯布没有和她一起自杀的代价就是,茉儿提前报了警说柯布杀了她……从那一天起,柯布不得不离开美国,甚至连两个孩子最后一眼都没有看见。也是从那一天起,他只有一个愿望,就是无论如何都要回到孩子身边,也是因此,他才会接下这个对费舍植梦的任务。

 

说实话,当你已经习惯了一个世界的所有,突然去到另一个世界,告诉你之前的那个世界只是你的一场梦,现在的这个才是现实。恐怕换做谁都很难接受。其实茉儿是很聪明的,因为她曾经为了区分清自己到底是在梦里还是在现实世界,她为自己制作了一个图腾——一个陀螺。陀螺只有在梦里才会一直旋转不停,而在现实世界里面陀螺转一下就会停下。可是经历了迷失域,她在那里幸福得根本不愿意再去探究这到底是真实世界还是只是梦境。还记得影片里面有一段,柯布他们需要找一个很靠谱的药剂师,在药剂师那里,看到很多靠药物正在做梦的人。他们很奇怪说,这些人为什么每天都要来这里靠药物来做梦呢?有一位老者说,他们不是来做梦的,他们是为了醒来。对于他们来说,梦里的那个世界才是真实的世界。

永利游戏 7

对呀,谁能说不是呢?当他们已经选择了梦境里的那个世界,谁又能说现实世界才是真实的呢?

而柯布,还好遇到了阿丽瑞德妮。当阿丽瑞德妮一次又一次质问柯布之后,他终于愿意面对这个每次都出现在他梦境里的妻子——茉儿的影子。他在第四层梦境里终于将自己的愧疚说出来,并且狠下心亲手杀死了茉儿的影子,自己却也在争斗中被刺死,又一次进入到了迷失域。而这一次,他进入到迷失域去找到了日本人。也说服日本人用枪杀死自己后自杀,两人一起回到现实世界里。

柯布的团队成功地完成了任务,而日本人也履行自己的诺言,让柯布回到了美国并且回到了家人身边。只是影片最后,当柯布抱起自己的孩子,镜头移到茉儿的陀螺上面,陀螺竟然一直在旋转。或许有人觉得这个结尾是不是预示着柯布还在梦里?但是我愿意相信,柯布已经醒过来了,并且回到家人的身边,而陀螺很快也会停下……

永利游戏 8